欢迎您来到襄阳除四害消杀公司网站!

新闻资讯

NEWS INFORMATION
热门资讯 | HOT NEWS

封杀毒鼠强刻不容缓(二)

文章出处:襄阳除四害公司| 责任编辑:襄阳消杀公司| 人气:10| 发布日期:2022-05-17

封杀毒鼠强刻不容缓(二)

CCTV《经济半小时》:“毒鼠强”为何屡屡伤人http://www.sina.com.cn2002年12月16日17:37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 毒鼠强作为一种急性剧毒的化学品,除了容易引起误食事件外,也给自杀和刑事犯罪事件提供了条件,其危害不言而喻。因此,有人把急性剧毒鼠药引发的中毒称为当今的“新鼠害”。在9月14日南京汤山投毒事件中,“毒鼠强”就造成200多人中毒,42人死亡。汤山事件之后,如何监控毒鼠强的流通和使用,就引起了全国的关注,各地也采取了多种措施,全面清理和收缴这些剧毒鼠药。我们《经济半小时》的记者到甘肃就此进行了采访。 10月24日,甘肃省平凉市某中学的13名学生和1名教职工在该校的2号食堂吃午饭以后突然出现了中毒症状,立即被送往附近医院救治。该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迅速赶赴现场,警方组成了“10•24”专案组。刑警队队长刘颖是该案的前方侦查人员。

平凉市崆峒区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刘颖:首先从受害人的呕吐物里边检验出了毒鼠强成分,最后又从中毒的灶上,平凉二中的二号灶,也就是朱正洲开的学生灶上、大米饭里边检出了毒鼠强成分,最后我们根据这个情况确定了犯罪嫌疑人。

在大量证据面前,承包该中学1号食堂的古维新、王慧霞夫妇终于交代了投毒犯罪的事实。原来,该校共有11家由个人承包经营的学生食堂,其中二号食堂经济效益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一号食堂业主古维新在竞争过程中,对经营良好的二号食堂业主朱某产生积怨,于是在10月23日21时50分,在二号食堂操作间里的铁锅里投入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包毒鼠强。

平凉市公安局副局长代平奎:从今年以来,发生的多起投毒案大多都使用这种剧毒鼠药。

虽然目前犯罪嫌疑人已经被刑事拘留,等候审判;中毒的14名师生,由于发现及时和抢救得力,也已经脱离危险,出院返校。但是今年以来,平凉市连续发生了3起毒鼠强中毒事件,这不得不引起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就在平凉市9.24中毒事件被侦破之后,从10月30日到11月5日,平凉市公安局在全市组织了一次收缴剧毒鼠药的执法行动。一共缴获了15007袋剧毒鼠药。

刑警队长:大部分都是非法生产的,自己印的袋子。有些小商小贩印了袋子以后,就跟卖鼠药的批发。实际上装的药虽然名字不一样,但成分大致都一样,,都是毒鼠强成分。

而记者在距离平凉市不到100公里左右的陕西陇县、千阳县等地的集贸市场,看到铺一块红布,打着骇人听闻的广告卖鼠药的摊贩也是随处可见。记者走进一家经销农资产品的商店,询问是否能买到毒鼠强,老板拿出来一包写着“比猫好”的鼠药。

贩卖鼠药的老板:现在没有写毒鼠强的药都是毒鼠强。没有写毒鼠强,是毒鼠强也不能写毒鼠强。

国家三令五申禁止生产、销售、使用的急性灭鼠药依然畅销,在农村占了80%的市场,在全国的市场中大约占60%的份额。

据国家卫生部公布的2001年全国重大食物中毒情况:2001年全国共收到重大食物中毒事件报告185起,化学性食物中毒居首位,占总中毒起数的48.65%,其中鼠药中毒46起,约占化学性食物中毒的50%,中毒人数2540人,死亡42人。今年的数字将更无法令人乐观。导致中毒的鼠药多为国家明令禁止生产使用的毒鼠强或氟乙酰胺,中毒原因以误食或投毒为主。

从这些数字中,我们看到了毒鼠强在市场上泛滥带来的严重后果,实际上,毒鼠强在世界上从未被正式规定为灭鼠药商品。原因在于,毒鼠强的化学结构非常稳定,不易降解,可造成二次、三次中毒。打个比方,比如猫吃了被毒鼠强毒死的老鼠,会中毒,其它动物或人吃了被毒死的猫,仍会中毒,这种剧毒化学物还可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因此,我国早就有法律明文规定禁止此类剧毒鼠药生产流通。但是,为什么屡禁不止呢?

剧毒鼠药在市场上禁而不止,专家分析后指出,首先是生产成本低,原料容易买到,合成设备也不复杂,个体作坊就可以生产;其次是利润高,1000克毒鼠强合成成本不到1000元,毒饵含药不到1%,1克毒饵却能卖一两元钱,利润翻了一百倍。在这样的市场背景下,政府部门的监督管理就显得十分重要,我们的记者在甘肃平凉进行了进一步的调查。

连续6天的执法行动能否将市场上流通的非法鼠药一网打尽、彻底清除呢?就在平凉市公安局搜缴了15007袋鼠药之后,记者来到了平凉市市中心的虹光路市场进行暗访。虹光路市场是平凉市规模较大的市场之一,以销售蔬菜和食品为主。在一间杂货店店门口,记者提出要购买老鼠药。

摊主从屋里提出了一个布袋子,从里面翻出来一大包老鼠药。在鼠药的包装袋正面写着“三步倒”,而背面只有对灭鼠效果和使用方法的说明,既没有农药登记号、农药生产批准号,也没有化学成分、生产厂家和联系方法。那么在这袋鼠药的成分到底是什么呢?记者带着这包鼠药来到中国预防医科院进行化验。化验结果表明这包鼠药的成分就是毒鼠强。由此可见,突然袭击式的大搜查并不能斩尽杀绝毒鼠强,那么谁来对市场上泛滥成灾的鼠药负责呢?记者在甘肃平凉对各个相关部门进行了采访。

平凉市公安局副局长代平奎:要禁止它的流通,仅靠公安机关是远远不够的,公安机关一般只能是在案件发了之后才能介入进来。严格地说,禁止它在市面上流通不属于公安机关管辖范围之内。

集贸市场的日常管理是工商局的职责,那么工商局的说法又是什么呢?

平凉市工商局副局长马廷虎: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禁止毒鼠强的流通,从目前来说,我们工商部门还没有这种手段,这是属于质检部门,从商品质量、尤其是对鼠药所含的成分上进行检测,我们工商部门还没有这个检测手段。

记者:那你们能够做的大概是什么呢?平凉市工商局副局长马廷虎:如果在市场上销售这个剧毒性的鼠药,按照有关政策我们依法没收。

记者:就是只有在你们发现了之后,你们才能够去依法没收?平凉市工商局副局长马廷虎:就是。

记者:但是你们怎么才能发现?平凉市工商局副局长马廷虎:这就存在一个难题。我们没有技术检测手段,只能从外表来看,看包装。

记者又来到了拥有检测技术手段的卫生检疫站。

平凉市崆峒区卫生防疫站副站长石全忠:对卖老鼠药的这个事情,我们卫生行政部门、卫生防疫部门是没有权利进行处罚或者指责,我们只有加大对我们管理的餐饮单位使用老鼠药这方面的行为进行严格管理,尽量地规定他们不许用老鼠药,至于别的地方用不用老鼠药就不是我们的职责了。

多个部门管理,却没有一个部门能一抓到底,从而导致了很多经营毒鼠强的不法商贩逍遥法外。在新颁布的《安全生产法》中,针对像毒鼠强等这样危及人身安全的物品作了新的规定:未经依法批准擅自生产、经营、储存危险物品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或者予以关闭,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不同标准的罚款,造成严重后果,构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另外,很多地方政府也正在进行地方立法,加强对剧毒鼠药的管理,比如湖北省近期已颁布实施《加强灭鼠药安全管理暂行规定》。除了生产流通环节上加强了对剧毒鼠药的管理,改变人们认识上的误区也是一个问题。

四十里铺镇是距离平凉市中心近40公里的一个小镇,在这个小镇的东川农贸市场,原来有4、5家卖鼠药的小摊,在平凉市的执法行动之后,现在这里买不到鼠药了。记者发现一个原来卖鼠药的小商贩把灭鼠铁夹和粘蝇纸摆上了地摊。

记者:自从平凉出现这个中毒事件以后,这个现在卖得怎么样,买的人多吗?商贩:买的人不多。

记者:为什么呢?商贩:因为这个东西难使用着呢。家有小孩不能用,有病人不能用,用的话这个夹子容易把手打坏的。这个夹子打上一个老鼠,别的老鼠都不上去了,只能用老鼠药。不用老鼠药的话没办法了。

记者:你知道老鼠药有非法的和合法的这个分别吗?商贩:那我不知道,老百姓一般也管不了那个事情,就挑便宜好用的买。一元钱买回去能闹上10来个老鼠。

记者:你能不能分得清楚毒鼠强和其它老鼠药之间的区别?商贩:不知道。我们是农民,啥也不知道。买了什么是什么,回家就用,把老鼠闹死为原则。

毒鼠强等剧毒鼠药省钱、又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从而迎合了人们买鼠药的心理。加上老百姓分不清合法与非法鼠药的区别,让生产销售剧毒鼠药的违法分子有了可乘之机。全面禁止剧毒鼠药、推广安全鼠药,宣传慢性低毒鼠药的效果,这是有效执行新颁布的《安全生产法》的途径,也是避免悲剧再次重演的有效方法。(《经济半小时》记者吴海燕编辑报道)

鼠药之患 央视国际 (2003年08月22日 13:41)

解说: 2002年9月14日,南京市汤山镇的一些居民在使用一家饮食店的早餐后,很快食物中毒,短短几个小时之内中毒人数就上升到了300多人,经过调查警方认为这是一起恶性投毒案件,很快警方就逮捕了犯罪嫌疑人陈正平。根据陈正平的交代,他与饮食店的老板发生矛盾后就将剧毒鼠药毒鼠强投放到饮食店的原料中,制造了震惊全国的特大中毒事件,事后虽经多方的全力抢救,但仍有42人在这一事件中失去了他们的生命。

解说: 然后就在这个事件发生后不久,浙江省苍南县龙岗镇又连续了17起系列投毒杀人案,根据目击证人提供的线索,公安局很快破获了此案,犯罪嫌疑人陈福兆是一名法轮功练习者,从今年5月开始他从当地的一家农药商店买来剧毒鼠药毒鼠强后,向拾荒,乞讨等人员进行投毒,导致17人死亡。据了解在这两起案件中,两名犯罪嫌疑人都是使用了剧毒师药毒鼠强作为他们的杀人工具。

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疾病控制中心媒介控制中心 汪诚信教授:为什么投毒分子喜欢用它呢?主要有这么几个原因,一个他没有特殊的味道,闻不出来也吃不出来,他只要很少的量就更不容易吃出来,所以他搁在食品里面也好,或者其他里面也好,甚至搁在饮料里面他不溶解于水,但是不容易感觉得到,他吃不出味来。

毒鼠强这个药物老百姓把他称作三步倒,老鼠吃了以后走三步能倒下来,那么这个毒鼠强的毒性是非常强的,而且这个毒鼠强它的毒性非常稳定,据比较毒鼠强的稳定比氰化物要强100倍,所以人服用毒鼠强以后,在几分钟到半个小时内就发病。

症状就是很难受,抽筋,有些是头疼,抽搐,很快有时候那一下子就死了,中毒事件发生后,南京市立即起动了紧急救护系统,每个医护人员都明白,他们的对手难以对付,因为毒鼠强到目前为止仍没有特效的解毒剂。

毒鼠强它的致死的话,一个人的致死量12毫克该能致死,非常小的一个剂量,所以他投毒投的剂量的话呢,那么足以致死几百人,所以如果我们不及时有效的救治的话,我想这种数百人中毒,多少人死亡我不敢说,一、二百名是完全可能的。

解说:据了解陈正平作案时,一共投放了25颗毒鼠强,就造成了几百名中毒,更让人吃惊的是这是他仅花了9元钱就从当地集贸市场上买来的。而陈福兆使用的毒鼠强也是从当地的一家农药商店很容易就买来了。这个早就被国家严令禁止使用的剧毒药品为什么能被犯罪分子轻易买到,记者在采访时发现不仅是浙江在全国其他城市销售,贩卖毒鼠强的现象也十分严重,在河南省常可市的王庄街三步倒、闻到死等含有毒鼠强成份的鼠药就被一些商贩明目张胆的摆在了摊位上。

记者:买老鼠药有吗?商贩:有啊。

记者:给我拿点吧,这个三步倒毒死老鼠有效吗?商贩:跟着下药跟着死老鼠,药特有效。

记者:为什么名字包装不一样?商贩:名字不一样,这是闻到死,这是三步倒。

记者:还有王中王,这几种哪种好一些?商贩:闻到死好一些。

记者:这个鼠药该毒不死人吧?商贩:那怎么会毒不死人,人吃了就死。

记者:就这么一点,我要多一点,最起码要两盒。商贩:两盒,给你一斤吧。

记者:称一斤。多少钱一斤?商贩:一斤150元。

解说: 初步达成交易后,记者要求一同跟随去取药,不到2分钟药贩就从库房里拿出了一袋包装的毒鼠强鼠药原粉,包装上赫然印着“丘氏鼠药剧毒”的标志,是国家在早在1996年就禁止销售使用的剧毒鼠药产品,交易中药贩还一再提醒记者要小心中毒,回家一定要多洗手。

解说:在河南省长葛市农牧中心楼下的售药店和附近乡村的几个商店,记者同样买到了闻到死,三步倒,王中王等包装剧毒鼠药。湖北省仙桃市三福唐镇的毒鼠强地下交易显得更加隐蔽。

店老板:我告诉你一个位置,在湖北天门市, 有点远,最好是明天上午去,我带你过去,介绍费500块钱。

解说:记者答应付给介绍费后,老板却以公安机关查出脚严,担心安全为由,提出改变交易方式。

店老板:交货方式就是我们把货转移,再给你通知,我通知你以后你把钱付给我,我会告诉你到哪里提货,你人不来可以,你把地址告诉我,给你办托

解说:经过多次改变交易的时间和地点,第四天店老板组织了11包共5.5公斤的毒鼠强原粉。取回鼠药后,记者发现在每个包装袋上既然还印有货主的签名,而安徽省利辛县的剧毒鼠药只针对熟人销售,经过两个当地人的介绍,记者才见到了这个药贩,第一次改易后,药贩再次与记者联系,并带来了6.5公斤的毒鼠强原粉。

记者:这个好像跟上次的不一样吧?药贩:没错的,都是同一个厂家生产的,只是放的时间长了,受潮了。药贩:王人镇老鼠药特别多,都是老鼠药,都在家里堆着,我卖了三十多年了。

解说:毒老强又名424,根据测算仅1克的毒鼠强就可以到此为止66个成年人中毒死亡。

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疾病控制中心媒介控制中心 汪诚信教授:毒鼠强要说最早是1936年在德国合成的,它当时作为工业原料,1952年美国人觉得它毒性很强,所以作为杀鼠剂列入美国的专业,1958年呢,我们国家搞除鼠害,要找新的药物,我们看到美国的专利了,就生产了好几克拿来做实验,我当时领着一个小组对这个毒鼠强做了一系列的实验,到最后得出结论,因为它毒性强,作用也快,确实能消灭一些老鼠,但是由于他毒性太强,在居民区是不能用的。

解说: 1991年在发生一起因毒鼠强引起的重大中案后,原国家化工部,农业部就已经发文禁止生产使用毒鼠强,然而直到今天,在国家的禁令之下毒鼠强仍然屡禁不绝。

中国鼠药协会除四害专家委员会 任邓址副主任:这是利益的驱使,花几十块钱买了原药,他给它搅拌搅拌,弄点食物搅拌做成毒物,他包成小包,一包一包他就可以赚很多钱。

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疾病控制中心媒介控制中心 汪诚信教授:他做起来合成起来不是很复杂,在家庭作坊里就可以做,成本也布告,原料也不是特别难买,所以呢,尽管国家三令五申的禁用,但是他还是办了,因为他这个利润可以高到100倍,200倍。

解说:据了解在陈正平作案的江苏省汤山镇和陈福兆作案的浙江省苍南县这两个地方,人们仍然习惯使用毒鼠强等剧毒鼠药来灭鼠,所以在当地他很容易的就可以买到这些药物,而事实上今天在我国很多地方尤其是在农村人们也存在着这样的认识。

记者:管用吗这耗子药?答:管用。

记者:吃了多长时间死?老鼠,见效快吗?答:见效快,它要是闻到了都得死。

记者:闻着得死,你用这种药性比较快的耗子药,还是用慢性的耗子药,你喜欢哪一种?答:我觉得快的好一点。

记者:您觉得快的好,为什么好呢?答:它死的不快吗?答:当然是快的好了,我这么想着是,慢性的唧呖轱辘的满地跑。

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疾病控制中心媒介控制室 李镜辉研究员因为一般老百姓有这么一种心理,他要是买这个老鼠药回去他就要马上看到效果,因为这个杀鼠强它比较快,所以他有个名字叫三步倒,所以说老百姓就比较喜欢。

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疾病控制中心媒介控制中心 汪诚信教授:从灭鼠效果它真正的效果并不好,为什么呢?因为老鼠跟人打了几千年的交道,它疑心比较大,你要一个新东西出来,有经验的老鼠不会吃,是那个没有经验的老鼠容易上当,先上当,如果你这个药重的很快,作用强,他吃了以后10分钟,20分钟就死了。他一抽筋很恐怖的,其他的老鼠警惕性提高了,再也不吃了,因此往往毒鼠强这类的药来消灭老鼠就把蛋的毒死了,把机灵的留下来了,不客气的说这是给它选种了。

解说:6月30日,向陈福兆出售农药店店主肖玉光因涉嫌非法买卖毒害性物品罪被刑事拘留。

中国鼠药协会除四害专家委员会 任邓址副主任:我感觉好像像枪只炸药,除了你当事人作案的人要判罪,买的人,贩卖的人也要判罪。

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疾病控制中心媒介控制中心 汪诚信教授:这个村里面有一家厂子,他就能够安排一些人,又能赚一些钱,所以我曾经随着一些新闻单位,随着一些化工部也好,下去查境去那就相当难了,但是这次很好了,国务院都动了,那个时候我们一到哪儿去,他一听外地的口音,他就打你,赶你,你吃不上,喝不上,你要想工作采访根本不可能,拿着锄头,拿着棍子就过来了。

全国爱卫会除四害专家委员会 任邓址任:要像管枪支弹药炸药这种程度管。

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疾病控制中心媒介控制室 李镜辉研究员:如果把它跟武器一样来加以控制的话,是不是也会好一些呢?

将剧毒鼠药像枪只弹药一样管理起来,是两位鼠药专家不约而同提出的观点,然而他们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1974年我国的鼠药专家汪诚信在实验剧毒鼠药时就曾亲身经历过这样一件事情。

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疾病控制中心媒介控制中心 汪诚信教授:把鼠药和上小米撒在野地里面让老鼠吃,消灭老鼠,以为很安全,因为在两公里之内我们不投,是2公里外才投,但是第二天还是发现有问题了,因为有些麻雀在野外吃了小米以后,还没有发病以前它就飞到村子里来了,到猪圈里面吃猪食,吃着吃着毒性发作,一头就栽在猪圈里了,这个猪呢一看天下掉下一块肉了,它就把它吃了,吃了以后当然那个猪也就毒死了,所以等到报告来说他家的猪死了,我就不相信,我说村子里我没下药,为什么会毒死猪呢,就把兽医请来,把猪一解剖,一打开,结果一看呢,这个猪胃里面就有好多麻雀,因此我们说这个就是麻雀吃了老鼠药毒死了,完了呢,麻雀又把组猪给毒死了,当地老乡说呢,这个肉怎么办,我说绝对不能吃,他说能不能用皮呢,我说皮倒可以用,制革啊,不进口的,他们就把猪皮扒下来了,当然因为它翁过的,猪皮上还有点肉,当地的房顶是平的,他就把那个猪皮晾在房顶上了,风干,过了几天,糟糕的很,那个老乡家有十几只鸡死了差不多一半,没有全死,为什么呢,就是因为这个鸡跑到房顶上去,把猪皮上的那些残肉给吃掉了。

解说:从50年代末,毒鼠强进入我国开始,几乎每年它都会夺去一些无辜者的生命,根据原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中毒控制中心的统计,在历年全国上报的农药,鼠药中毒事故中,因毒鼠强而造成的中毒约占60%到70%,其中仅在去年发生在南京汤山的一次投毒事件中,毒鼠强就造成了42个生命离我们而去,而且他对我们的伤害还远不至于此。

解说:这里是河南省一家生产毒鼠强剧毒鼠药工厂的旧址,去年年底这加工厂被当地政府强行长处,夷为平地后用作耕地,但记者在这里采访时却发现,由于毒落强等剧毒鼠药的化学剧毒成份不容降解,生活在原鼠药厂附近的近百户居民的生产生活环境正在受到严重的危害。

记者:您原来用的是什么老鼠药?答:老鼠药都是三步倒。

记者:药毒性大吗?答:那毒性可大,我的羊上回两三只被毒死。

记者:这里的鼠药厂现在拆了以后,你们什么情况?答:那50亩地全部种的粮食都不敢吃。

记者:为什么不敢吃?答:那老鼠药毒性太大。答:原鼠药厂开的时候对庄稼都有害,我们不让他开他趁阴天开,阴天不让他开,他趁晚上开,我们走到那里气味很大,呛得走不成,鸡猪都被毒死过。

中国鼠药协会除四害专家委员会 任邓址副主任:这个药进到植物的体内,长期的不消退,有人做实验在冷杉,一种杉树,在冷杉上喷过这个药以后,毒鼠强喷了以后冷杉吸收这个毒药4年,拿这个冷杉的种子喂野兔,野兔吃了这个种子被毒死了,4年后被毒死了。

解说: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在原来鼠药厂附近的农民地了播种的庄稼大部分枯黄 现象严重,在厂址附近的约2亩地里种的庄稼几乎是寸草不生。

记者:一般一亩地能够收多少粮食?答:咳,一亩地300斤还不到,有的只收40斤麦子。

中国鼠害协会除四害专家委员会 任邓址任:他们的地下水位不高,只有十几米,打十几米 就有水,以前可以用,那么生产这个鼠药以后就不能用了,你打了十几米的水吃了以后,人吃了中毒,牲口吃了中毒,结果生产鼠药以后地下水,所以现在他们那个地方要打45米的水井吃了才不会中毒,浅的水都要中毒。

解说:村民们告诉记者,原来的鼠药工厂被当地政府强行拆除后,新厂已搬迁到了离旧厂不远的另外一个乡里。

解说:鉴于目前毒鼠强泛滥的现状,农业部,公安部,国家发展委等九部委联合发文要求清查收缴毒鼠强等禁用剧毒杀鼠剂,国家毒鼠强联合暗访小组经过十多天的暗访掌握了河南,湖北,安徽三省部分地区大量毒鼠强销售和地下交易线索,迅速开始了剧毒鼠药专项清查行动。

解说:在河南省国家暗访小组分别对长葛市的主要摊点,供销社,和化工厂展开了大规模的清查行动,查获4000多袋共计20多公斤的非法灭鼠剂和剧毒鼠药,这就是在行动查缴的用来制作剧毒鼠爱的一次性手套,包装袋和剂量工具。

解说:在长葛市西南镇红星注剂厂当公安人员进入工厂夜查时,厂房的部分机器正在运转,几个工人正在对刚加工出来的产品进行分装,当场发现了300多万个鼠药分装袋和50多万只液体剧毒鼠药包装瓶。

工人:那也是一套毒鼠强的生产设备,那些都是毒鼠强的生产原材料,这是防毒面具,做剧毒用的东西,这是维生素K,中毒后最基本的解毒药,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它7月7号还在生产。

解说:在工厂办公室公安人员还发现了数本具有毒鼠强生产工艺流程和实验方法的笔记本,上面详细记载了毒鼠强生产的每一个环节,一批生产销售鼠药的清单及帐本也同时被查获。

答:从里面收出来的一些实验记录表明,这个厂不仅只是生产毒鼠强,而且还设计弗乙酸钠,这些都是国家明令禁止生产的剧毒物品。

解说:国务院明确要求一定要在2003年以内彻底消除毒鼠强的危害,当前进一步加大打击毒鼠强的工作力度,依法严厉打击制售毒鼠强的违法案件。

解说: 2002年10月,9.14案件的元凶陈正平被依法判处死刑,而导致17陈死亡的陈福兆也将得到法律的严惩,但是有一点我们还需要认识到,真正杜绝剧毒鼠药的阴魂,还要依靠人们用药观念的改变。

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疾病控制中心媒介控制中心 汪诚信教授:我们在消灭老鼠上用药呢,也主张后发制鼠,要慢一点来,也就是呢我们现在主张慢性,第一天吃了它一点儿也不难受,第二天吃了还不难受,因此呢警惕性过的胆儿小的它也敢吃了,吃了4天5天发病了,第一批吃的发病了,要死了,以后的想不吃也不行了,都吃进去了。

解说: 随着各省市相关部门对剧毒鼠药监管力度的不断增大,人们用药意识的逐渐提高,我们期待类似发生在南京市和苍南县悲剧不在重演。

时空连线:严禁剧毒鼠药 保证生命安全 央视国际 (2002年10月16日 13:09)

9块钱的鼠药夺去了42条生命,而且这种鼠药又是在很多的市场上很容易可以买到,这其中蕴藏的危害是什么?为什么这种被国家明令禁止的这种鼠药为什么又屡禁不止? 央视国际消息(东方时空):今天“时空连线”连线两位嘉宾一起来面对这个问题。第一位是卫生部中毒控制中心的研究员孙诚业,他以专家的身份参加了这次南京中毒案的调查,另一位是中国鼠害与卫生虫害协会的副会长刘玉良,刘玉良长期关注剧毒鼠药的滥用问题,并且多次组织过调查。

记者:孙先生次南京的中毒案件,您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现场,作为专家,是不是很快知道这是由剧毒鼠药造成的?孙:实际上在我们到达以前已经搞清楚这次是由剧毒鼠药引起的?

记者:为什么这么快?孙:两方面:第一,这种鼠药的具体表现比较典型。第二,当地的医疗机构和卫生防疫机构人员素质比较高,能很快地处置、解决这些问题。

记者:作为中毒控制中心,毒鼠强是不是你们一个老对手?孙:这是我们成立以来一直的对手。从97年我们开始介入毒鼠强的处置,在当时不如现在了解得深刻。当时媒体公众叫它怪病。怪在哪里,不知道什么东西。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更不知道原因。我们处理的第一起事件,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第五年头了,已经死了10多人。最初的处理是很复杂的。但是到今天大家已经做了很细致的工作,认识较深入,所以才能今天在这次事件中做出很好的反应。

记者:那么你这个老对手,这个对手是正在从你的敌人阵营中在隐退呢,还是仍以很强烈的危害停留在您的敌人阵营之中?孙:在97年我们做了一个调查,我们在10个省抽了100多份老鼠药的药品,当然是集贸市场的老鼠药样本,毒鼠强占到28%,而到了2001年,它的比例已经升到了80%以上,也是在集贸市场。这个对手现在的危害在增加,引起的重大事件的比例也在增加。

记者:是哪几种因素造成剧毒鼠药给人带来的危害?孙:鼠药这种东西不挥发,主要是进口,不外乎三种情况进入,第一种是因为儿童的误服,这个比例也是比较大,因为鼠药往往伴上诱饵,像苹果、馒头,小孩从地上捡起来会吃了。第二种是作为自杀的一种手段。第三就是犯罪投毒。

记者:刘会长,涉及到毒鼠强的时候,大家实际上通过我们刚才的短片可以看到是国家违禁的鼠药,为什么在生活中还是很多呢?刘:这个道理其实也是比较简单,因为毒鼠强合成不是那么复杂,而且成本也很低。要搞来生产销售汲取暴利,利润非常非常高,几十块钱的东西可以变成几百几千甚至更多的钱,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第二个原因,老百姓在用药上缺乏这种认识,有一个误区,就是什么叫好药呢?我看他吃了药,能马上看到死鼠,认为这就是好药。实际上老鼠很聪明,如果一个老鼠吃了剧毒鼠药全身难受,其它老鼠就产生警觉跑了。毒数强容易造成这种结果,结果不但达不到灭鼠的效果。实际上它最多杀死老鼠死去的不到20%,而且都是老鼠中的老弱病残,剩下的80%是老鼠当中的青壮年,繁殖得很快。

记者:他叫毒鼠强只是表面上的毒鼠强,但是长期要灭鼠的话,不是最有利于的武器?刘:我们好的办法是国家规定的抗遴选的,老鼠悄悄地吃,刚开始没有什么感觉,3、4天以后开始有症状,然后才死亡。如果3、4天以后再接着投药,经过投药可以杀死老鼠的80%、90%,这就比较大量地降低了老鼠。

记者:就是这方面由于误区,以为立即就能见着尸体,实际上不起效果,反过来最后还害了人,用另一种方式害自己。刘:还有一个严重的后果是老鼠吃了药死了,死了如果让猫吃了猫也死了,猫死了让狗吃了,狗也会死,我们常说的二次中毒。

记者:另外一个角度,比如说有市场,有人去买它,是不是那大家就会想,是不是因为,虽然是违禁的药品,但是价格虽然有暴利,但是它低于我们提倡使用的那些鼠药?有这个因素吗?刘:这个因素,由于它这个因素肯定是会有,为什么呢?因为它是违法生产。违法生产就逃去了很多的费用,而且所以成本本身也就很低。一包三颗到五颗,几块钱,两三块钱,你跟他讨价还价,最后可以一块钱两包,一块钱四包都可以卖给你,

记者:汤山是用9块钱买了多少包?孙:他是买了18份,有包的有水的。

记者:每一份折合最后是5毛钱。孙:5毛钱一包。

记者:其实要说清楚了,很多人就明白了,看着有效其实没效,只能灭20%的老弱病残,另外对自己还有危害,如果大家可能更多人知道了这个知识,就会选择相应的合理的。刘:就是国家规定的抗鼠药的确确实实是高效、低毒而且是比较安全,人不会去有害。咱们说的毒鼠强是违禁药,到现在为止没有特殊药来检验,其它不大容易中毒,即使中了毒发现了以后还有解毒药。

记者:探讨了它作为违禁药为什么还会存在,包括它的危害之后,其实在南京汤山的中毒案件发生之后,全国很多地方都开展了剧毒鼠药突击打击的力度,接下来我们看这方面的情况,接下来探讨如何制止这种泛滥的思路和建议。

记者:其实最近这一阶段,不光是我们短篇,最近一阶段你们新闻,你们可能渠道也知道全国很多地方在南京汤山的中毒案件发生之后,都开始了突击打击检查的这种力度,刘会长听到这样消息的时候是不是感到很高兴?刘:南京这件事是一个偶然事件,但是有它的必然性。原因就是我们在源头没有封锁住,现在通过这件事件,这件事情,引起社会的广泛注意,从上到下各级政府相关部门新闻媒体,都重视这件事。

孙:大家应该认识这个问题,剧毒鼠药实际上这种非法鼠药是有特征的,在我们市场上。他们已经是经过游商、小贩来进行的包装比较简陋,名称五花八门,商标比较乱,有些还没有商标。而正规的鼠药有完好地包装,有使用说明,有注意事项,还有一个就是农药登记号,生产许可证号,生产地址厂家,还有联系电话。这种往往是安全的,往往在城市的超市中,在有些爱卫会的一些部门,甚至一些居委会都分发,所以我们应该到那些地方去拿那些鼠药,去买那些鼠药,才能解决问题。

记者:我觉得刚才您这一段话,虽然你是对我说,其实你是对电视机前每一位正在看电视人在说,是一种提醒。刚才你说到源头,我觉得这一点很重要,大家都知道其实现在面对剧毒鼠药的市场,有很多部门都在管理,进行突击检查只是这一段时间马上大家受到的提醒,接着要长期面对才能更加有效。针对我们更好地使剧毒鼠药的危害降到最低,您的建议是什么?孙:因为这种鼠药生产非常简单,我们查了一下生产工艺,在市场上就能买到这种原料,在一些不是很大的乡镇企业就能加工生产。所以我们如果要不从源头、原料,这种东西应该从原料抓起,把关键的原料卡住,就生产不出毒鼠强了,我们单抓毒鼠强很困难,目标太大,但是原料种类有限,关键原料更有限,如果能压抑控制,这是一个治标的办法,但是会有效的办法。

记者:如果说毒鼠强生产是我们刚才提到的源头的话,制止让源头销声匿迹,是让源头的原料有一个更好的管理,这是您的建议?孙:这几年大家控制市场为什么不取得很大效果,跟不法分子的利益驱动很有关系,能很容易得到,很容易暴利,我们从源头上控制,得不到这些原料,比后者更有效。刘:还有一个就是加强行业自律,我们可以号召大家生产应该生产国家规定的,真正是好的鼠药,高效、低毒、安全,安全很重要。作为用药的部门,很多公司我们可以号召他们,一定要用正式注册登记,刚才像孙先生讲的那样,合法、高质量的进行服务。只有大家一起来做这件事情才能从市场上铲除,老百姓认识了以后,我不买你的,你即使生产了也不买你的,把市场给根除了,让它没有市场。

记者:您想象的结果应该是什么样?刘:这恐怕得有一个过程,我们希望这个国家缩得越短越好,老百姓受的害越少越好。

记者:面对这种剧毒鼠药我们要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一手是让剧毒鼠药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另一种手抓即使是违禁的药也要做好出现这一类问题,我们的应急救治医疗工作,要做的包括你们部门和政府一些部门,需要做的一些很好的建议是什么?孙:大家知道毒物危害还不想别的,它很快在几分钟内就如我们这次事件中,在几分钟内就有人倒下。多数毒物也就是在几个小时内出现症状。这样我们最初的应对是最重要的一环。所以,加强我们国家卫生应急体系的建设,提高这方面的能力是当务之急。例如这一次毒鼠强事件,我们为什么能够很好地处理,能够很好地救治病人,跟我们这两年开展的工作有关,一年前科技部专门专项支持毒鼠强的研究,得出了一些结果,关于救治的,关于毒物处理的,还有其它一些方面的经验、知识研究结果,在这一次的救治中得到了充分利用。例如我们救治方案的制定,就是依据这些原则来制定的。第二,就是关于它的毒物,因为病人的量比较大,他们接触过的物质,他们用过的物质,他们的呕吐物还有他们的透析液还有他们抽出来化验用的血液,检验出来的血液,大批的东西需要处理,怎么办?它还会不会二次造成对人的危害,变成很棘手的问题。这样在我们前期的研究中,就制定了一个很好的方法,把这些东西能很好地处理,就是在两天的时间内处理了8吨的这种东西。

记者:是用什么方法?孙:这实际上是一种很简单的方法,因为只有简单才是有效的。我们就是把这些呕吐物或者是这些血液,就是废弃物吧,包括透析液放在一个容器中,然后加入活性炭,一定比例的活性炭,让它混匀以后,沉淀24小时,把这活性炭拿出来高温放在锅炉里焚烧,就解决了废弃液体。

记者:孙先生您期待着一个怎样的前景?孙:我在期待着一个更安全,大家更美好的生活的一个世界。化学物是我们一个很好的原料,是我们美好世界的一部分,但不要再让它来危害我们。

通过南京汤山中毒事件,42条生命给我们画了一条更大的感叹号,使我们注意到化学药在我们不注意的角落危害着我们每个生命的安全,提醒我们制作了这一期节目,因为我们知道了解往往是避免的重要开始。 (责编:千寻)

专家揭密:卖毒鼠强暴利达千倍 (中广网)

3月12日,四川省什邡市发生一起毒鼠强中毒事件,导致20人中毒,其中5人死亡。去年九月南京汤山的特大毒鼠强中毒案,曾经导致了42人死亡,在那以后,全国各地都在集中清理含有剧毒的老鼠药,但在甘肃、四川、海南、广东等地,还是陆续发生了将近十起新的毒鼠强中毒。 为什么一边是集中清理,一边还是不断发生新的毒鼠强中毒事件呢?昨天,央视《新闻夜话》专访了中国鼠药协会会员、除四害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邓址和卫生部中毒控制中心副主任孙承业。 15毫克毒鼠强就可毒死一个人

主持人:邓址副主任从十年前就开始呼吁要全面禁止剧毒鼠药,四川什邡的投毒案现在刚刚侦破,使用的毒药认定是毒鼠强,这个结果是怎样得出的?邓址:这是根据流行病学的调查,既然是鼠药首先就怀疑是毒鼠强或氟乙酰胺这一类。毒鼠强典型症状就是勾股反状抽搐,通过化学分析很容易得出结论。

主持人:在这个案子里面,这个犯罪嫌疑人,为什么要毒鼠强这种,选择毒鼠强来当他的害人工具。邓址:第一因为它容易得到,毒鼠强在市场上很容易买到的;第二因为它很便宜。

主持人:毒鼠强是一种白色的粉末,它看起来就像普通的食盐一样,它的毒性究竟有多强?邓址:在急性的鼠药中,它的毒性是最大的,15毫克就可以毒死一个成年人,而一克的量足以毒死60人。另外,它的毒性发作得很快,如果剂量相对较大,口服后三分钟就可以致死;如果剂量较少,最多几个小时或者一二天就必死无疑。

主持人:一克毒鼠强在市场上多少钱能买到?邓址:我估计不会超过一块钱。 毒鼠强管理可像毒品枪支一样

主持人:实际上毒鼠强是一种毒药,但是现在老百姓,却把它当做灭鼠药来用。邓址:我国已明文规定不许将毒鼠强做灭鼠剂,但鼠药贩子受暴利驱使仍在误导群众。

主持人:这个利润有多大?邓址:一千倍以上。其实,这种立竿见影的鼠药,对灭鼠的总效果并不好,因为由于它毒性发作太快,一只老鼠吃了别的老鼠就不会再吃了。所以,那种作用很慢的、有三五天才能起作用的鼠药才是最有效的灭鼠药。

主持人:南京汤山的特大投毒案之后,各地现在都在集中清理毒鼠强,而且国家五大部委,包括农业部、公安部都发了文件,要集中清理,但南京汤山投毒案之后,为什么全国很多地方还陆续发生此类事件?邓址:可能管理方面还有漏洞。出事地查得严,鼠药贩子就避风头到查得不严的地方去卖了。主要还是对鼠药贩子的处理不够,处罚得太轻了。

主持人:但是有很多部门从他们本身的职能来看,他们都是可以管毒鼠强的, 比如农业部门管鼠药登记,经贸委管鼠药的生产企业,公安部门管鼠药中毒以后案件的处理等。

邓址:对,但农业部只管登记,而毒鼠强是不可能来登记的;如果没有毒死人,公安部门也不会去管;工商部门也只是管摆摊的,而这类鼠药贩子一般都是“打游击”,走到哪卖到哪。

主持人:所以造成各个部门都在管,但最后实际上都没有人管,对吗?邓址:是的,互相扯皮,等于多头管也等于是没人管。如果管理上像对待毒品和炸药、枪支这样来管理,我想效果会好得多。 两种毒药作祟南京汤山投毒案。

主持人:中毒中心是负责指导处理全国的中毒事件,遇上中毒事件,你们会采取什么样的处理方式?孙承业:许多省都有中毒控制机构,他们有相对强的检测能力,对这中毒事件控制也有专门的技术人员,他们能很快搞清楚毒物种类,同时提出救治的措施。

主持人:南京汤山发生特大中毒案的时候,您是作为专家到了南京,这个处理过程,是不是给以后处理毒鼠强中毒事件起了很好的示范作用?孙承业:中毒事件中,最初的时间是抢救生命最重要一个环节,尽早发现尽早采取措施越好。需要最快地发现是中的什么毒,然后对症下药采取措施。如南京汤山事件中,有关部门在很短时间内就查出是毒鼠强,这对整个事件的控制起到了很关键的作用,同时,当时从一些患者的表现中分析中查出,南京汤山事件中除毒鼠强以外,还含有氟乙酰胺。

主持人:两种毒药共同作用?孙承业:对,除毒鼠强以外,还有其他毒物就是氟乙酰胺。搞清楚了所有病因,对整体患者的治疗起到了很好的指导作用。明确病因才能对症下药,南京汤山中毒事件中判断出氟乙酰胺以后,我们就可以用氟乙酰胺的解药。

主持人:毒鼠强是没有解药的,但是氟乙酰胺是有解药的,对吗?孙承业:对。从最新的研究结果上来看,对毒鼠强仍没有特效解毒剂。但如果最后判断出有氟乙酰胺存在,就能很准确给患者解药,这样对减少患者的死亡、恢复患者病情能起到很关键的作用。 中毒事件逐增毒鼠强是头号杀手

主持人:从中毒控制中心每年得到的数据来看,我国每年会发生多少起毒鼠强中毒事件?孙承业:2000年底,我们对一个月的资料进行分析发现,一个月中,我们有二十多天会接到与毒鼠强事件有关的联系或求助,现在来看,这个时间可能比过去还多,重大的事件也更多。实际上我国,这几年的毒鼠强中毒事件是一年比一年多,毒鼠强越来越泛滥。所以中毒事件从总体上来说,呈上升趋势,它的危害性也在逐渐上升。

主持人:从各种各样的中毒事件里,如今毒鼠强是头号杀手吗?孙承业:可以这样说。农药中毒是我们国家头号可以对人造成重大伤害的毒物,而因农药中引起的严重中毒事件中,毒鼠强或者剧毒老鼠药占的比例几乎达到50%。

主持人:您认为老百姓怎么样能够防止毒鼠强中毒?孙承业:在灭鼠的时候从正规的渠道购买灭鼠剂老鼠药。

主持人:什么样正规的渠道?孙承业:如到超市里买。

主持人:那农村的百姓到哪去买呢?孙承业:农村可以到村委会,他们也会分发。

主持人:很多地方村民是领不到的,他只能自己去买,否则不会有那么多人去买毒鼠强了。孙承业:那就看看外包装上有没标明经国家批准,有没有农药登记号,有没有固定的标签上面写有包括名称、化学成分及使用说明等。对于一种农药来说,它的登记号是惟一的。千万别从小摊上买那些没有标签或包装简陋的鼠药,那些往往是有剧毒的。另外,如果一旦不小心出了问题,就赶紧与当地医院或中毒控制中心联系,我国大概有一半的省市都建立了省级的中毒控制中心。

灭鼠专家:毒鼠强并非最好的鼠药 ( 2003-11-17 10:08:08 武汉晨报 )

很多人现在还在“留恋”“能力超强”的毒鼠强,湖北省植保站教授周国珍昨明确指出:毒鼠强并非最好鼠药。

这位全省灭鼠工作的负责人对毒鼠强的存在表现出“深恶痛绝”的态度。她说,科学调查表明,老鼠是非常聪明的动物,每当发现一种新的食物,一般都会先派出幼鼠或弱鼠尝食。如发现这些“敢死鼠”在尝食后立即惨死,其他成鼠则会终身不进食这类食物。所以,杀灭老鼠的最好方法是采用慢性鼠药,以免引起更多老鼠的警惕。“毒鼠强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它的存在,相反破坏了灭鼠工作”。

周国珍介绍,目前推广的敌鼠钠盐等慢性鼠药,虽说老鼠在食用后需比较长的时间才会死亡,但却比毒鼠强更具有持续性,可起到长期灭鼠的作用。

对于部分农民提出的“食用过慢性鼠药的老鼠容易死在角落里,以致腐烂发臭”的问题,周国珍特别指出,这“只是极少量的现象”。 据了解,食用过这类鼠药的老鼠一般会呈现出干渴与浑身发冷症状,规律的死亡场所应是在水源附近,或阳光比较充足的地方。此外,用药者在投放鼠药时,应切记投放在鼠道上,或以每15平方米投放两堆,每堆1~15克为标准。

“毒鼠强”投毒方式占投毒案的65% ( 2003-11-17 10:00:46 华商报 )

新华网湖北频道10月30日电 近几年利用毒鼠强投毒的事件逐年增加,已占到整个投毒案的65%。仅今年1月到10月,公安部接到的全国各地毒鼠强作案专门报告就有77起,占整个投毒专报案件的86.5%。

毒鼠强”禁而不止” 专家分析原因并提出防范措施 ( 2003-11-14 17:03:09 中新网 )

在9•14南京重大食物中毒事件中,剧毒急性鼠药“毒鼠强”再酿大祸,造成200多人中毒,42人死亡。悲剧的发生令全社会震惊,更让那些多年来一直奔走呼吁禁用剧毒急性鼠药的灭鼠专家们感到痛心。光明日报22日刊载文章,分析为何剧毒鼠药禁而不止,并提出如何加以防范。

文章指出,剧毒鼠药的化学结构非常稳定,不易降解,可造成二次、三次中毒,如:猫吃了被毒鼠强毒死的老鼠,会中毒,其它动物或人吃了被毒死的猫,仍会中毒。这种剧毒化学物还可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在世界上从未正式作为灭鼠药商品。

可使人畜中毒并严重污染环境的剧毒急性鼠药,除了毒鼠强,还有氟乙酰胺等。对这类剧毒急性鼠药,国家早已明令禁止使用。但是,这些年来违法生产、销售和使用剧毒急性鼠药的活动并未停止,在许多集贸市场上都可买到这类鼠药,剧毒鼠药造成的人畜中毒事件,年年都有发生。

文章引述专家指出,剧毒鼠药禁而不止这一现象是多种因素造成的——

1、容易制作。原料容易买到,合成设备也不复杂,个体作坊就可以生产。2、利润高。1000克毒鼠强合成成本不到1000元,毒饵含药不到1%,1克毒饵却能卖一两元钱。3、暗中生产销售。受利益驱动,有的鼠药厂明着生产国家允许使用的鼠药,暗里却生产剧毒急性鼠药,有的个体户未经批准擅自合成;一些不法商贩,把剧毒急性鼠药伪装成慢性鼠药或冠以其它名称销售。4、地方保护主义作祟。一些地方的领导,明知鼠药生产企业生产剧毒急性鼠药也不制止,只要能上交利税就行。5、有市场。很多人买鼠药爱挑见效快的,剧毒急性鼠药投放后很快就能药死老鼠,正好迎合了这部分人的心理。6、监督打击不力。卫生部门和植保部门对剧毒鼠药只有检查权,没有处罚权;市场管理部门有权处罚,但缺少检测剧毒鼠药的技术手段。

7、科普宣传也有负面影响。对剧毒急性鼠药的危害性,近些年不少媒体作过介绍,一般群众了解这方面的知识后不再使用,但不法分子知道后却用来干坏事。

汪诚信研究员说,防止剧毒急性鼠药引发中毒事件并破坏生态,说难也不难,关键是严格管理。

这位专家建议——

1、明确规定,除经过批准的企业和指导灭鼠的业务单位如植保站、防疫站可以配制鼠药外,严禁其它单位或个人配制;2、将鼠药的销售统一到农资部门,对经营单位进行资格认证,进货和销售必须详细登记;3、严禁其它单位和个人销售,严禁在集贸市场上销售;对违法配制、经营者追究刑事责任。 查禁剧毒杀鼠剂必须建立长效机制这几年犯罪分子使用剧毒杀鼠剂投毒作案致使无辜百姓群死群伤的事情不时见诸于报端。早在20世纪80年代,国家有关部门就曾多次明文规定“氟乙酰胺禁止在农作物上使用,不准做杀鼠剂”,“氟乙酰胺对人畜有剧毒……不准任何单位或个人再生产、销售和使用氟乙酰胺”。1991年以后,农业部、原化工部也曾分别多次发文禁止生产、销售和使用“毒鼠强”等剧毒鼠药,但却屡禁不绝。据分析,其主要原因如下: 暴利驱动。配制剧毒鼠药毒饵方法简单,成本低,利润高,成本不到1000元的1公斤“毒鼠强”原药,做成毒饵,可以赚几万元。 科学灭鼠知识宣传不到位。很多人只看到投放剧毒毒饵后马上就能药死老鼠,价格又比慢性鼠药毒饵便宜,因此买毒饵时专挑见效快的。 缺乏科学合理的监管机制。农业和化工部门分别负责鼠药的登记和生产审批,这只能管住合法生产经营的企业,奈何不得那些根本不登记、不报审的地下窝点;工商部门有权查缴剧毒鼠药及其毒饵,但是缺乏检验的技术手段,也没有检验和销毁经费,收缴之后,如何存放、处置都是问题;农业部门和卫生防疫部门有专业技术,但是没有查缴处罚权;公安部门只有在发生剧毒鼠药中毒事件时才能介入。 打击力度太小。剧毒鼠药对公众安全的危害不亚于炸药,但是对生产销售剧毒鼠药者,工商部门至多只能没收其鼠药和非法所得;在鼠药投毒案中,受到惩处的也只是投毒者,制鼠药、卖鼠药的都逍遥法外,照样发财。突击查缴效果差。查禁剧毒杀鼠剂不能只靠突击行动,必须建立长效机制。 ——严惩地方保护主义。现在很多问题的解决都遇到地方保护主义设置障碍,对鼠药市场的整顿也不例外。应从法律上将地方保护主义列入包庇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狠狠打击地方保护主义这只拦路虎。 ——对制售违禁鼠药行为加大打击力度。要像处理爆炸案一样,不但对鼠药中毒案件的直接制造者绳之以法,对违法制造、销售、储存、运输剧毒杀鼠剂的不法之徒,也必须严惩,不但要罚得他倾家荡产,还要追究其刑事责任,要作为特殊刑事案件从严处理。如果制售剧毒杀鼠剂风险大又无利可图,干的人势必大大减少。 ——严格有毒化学品的管理,阻断剧毒杀鼠剂原料来源。据专家介绍,合成“毒鼠强”的原料之一“硫酰胺”是生产化学纤维的副产品,农村小作坊是生产不出来的,没有“硫酰胺”就无法合成“毒鼠强”,而有了它,再加入两种普通化学制剂,就能很容易地生产“毒鼠强”。因此应当追查“硫酰胺”的来源,查清哪些化学纤维在生产中会产生副产品“硝酰胺”,是谁出售的,严格管理,从源头阻断剧毒鼠药原料来源。 ——各有关部门加强协作。农业、化工、工商、技术监督、卫生、公安等部门要联合执法,联手打击制售剧毒鼠药原药及毒饵的行为。 ——对查禁工作要给予经费支持。检测鼠药中是否含剧毒化学物,剧毒鼠药收缴后的存放、销毁都需要一定的经费。目前销毁剧毒鼠药只能采取焚烧的办法,销毁一公斤需要三元钱。这方面的经费应由财政拨款。 ——推行政府负责制。将灭鼠工作纳入政府工作,政府要有必要的资金投入,组织大面积统一灭鼠行动,提高灭鼠效果,以从根本上堵塞剧毒鼠药的使用。 ——大力推广使用安全慢性鼠药。要疏通渠道,让“敌鼠钠盐”等灭鼠效果好又安全的慢性鼠药进入市场,方便购买和使用。 ——大力宣传科学灭鼠,推广综合防治措施。特别是在农村大力宣传剧毒鼠药的危害和慢性安全鼠药的优点,做到家喻户晓;同时加强综合防治、科学灭鼠的培训。(摘自《农民日报》2003.11.13)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22 湖北卫士病媒生物防制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襄阳市樊城区长虹路汉水华城小区7栋1单元7-1-013号

电话:15571172885

邮箱:weishipco@qq.com

备案号:鄂ICP备20005482号-6

XML地图 襄阳消杀公司

服务热线:

15571172885

扫一扫关注我们